<menu id="e0w0k"><tt id="e0w0k"></tt></menu><menu id="e0w0k"></menu><menu id="e0w0k"></menu>
  • <xmp id="e0w0k">
    <menu id="e0w0k"></menu>
    <menu id="e0w0k"></menu>
    <menu id="e0w0k"><strong id="e0w0k"></strong></menu>
    <menu id="e0w0k"><menu id="e0w0k"></menu></menu>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最美人物
    八零后女科學家王琳:祖國對我有無窮向心力
    發表時間:2022-05-05 來源:中國青年報

      在墻壁上輕輕刷上一層“膠水”,粘上把手后,體重90斤的女生雙手被穩穩地吊了上去。

      說起前不久實驗室里這個有趣的場景,王琳說,“以前手術開刀都是用線縫合,現在用我們的‘黑科技’——絲膠制成的生物膠水在傷口一刷就行,粘性強吸收快促修復,還不會留下難看的蜈蚣疤?!?/p>

      這只是這位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再生醫學中心主任,從東方蠶繭中提取的絲膠進行的一個小應用。

      11年前放棄海外優厚條件,80后女科學家王琳回國創立華中地區首個再生醫學研究中心,面向國家重大需求,帶領團隊攻堅醫學難題,首次發現絲膠修復人體受損的神經、軟組織和肌膚等生物醫學價值的“寶藏”,使我國在該領域邁入國際前沿,走出一條原創的再生醫學“絲綢之路”。

      王琳出生于湖北武漢一個醫學家庭,從小受到父母熏陶,對生物醫學研究產生了興趣。父親曾前往德國攻讀醫學博士,學成后放棄了國外優越的生活和工作條件,回到祖國成為協和醫院外科的“一把刀”。

      父親的選擇對女兒產生了深刻影響。2011年,正在哈佛大學從事研究工作的王琳在中組部“千人計劃”青年項目的召喚下,謝絕了導師的挽留,作出與父親當年相同的決定。

      那一批“青年千人”100多人中,王琳是最年輕的科學家之一,也是僅有的6名女性之一?!爸灰蛭沂亲鎳呐畠?,祖國對我具有無窮的向心力?!蓖趿者@樣總結自己的歸國之旅。懷揣著“尋找有價值再生醫學修復材料,解除患者病痛”的理想,王琳在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創建了再生醫學研究中心。

      打開絲膠領域的大門,“頗為偶然”。

      蠶繭主要由絲膠、絲素組成,當蠶營繭時,絲膠起到黏合作用,將絲素包覆于一體。幾千年來,人們繅絲時,一直用加熱法去除粘連蠶絲的絲膠。蠶絲,或者說純凈的絲素,最終被制成了絲綢,而絲膠卻成了無人問津的廢料。

      王琳指導的一名博士生曾在中國農業科學院蠶業研究所求學。兩人聊天時談到,人們已為絲素開發出了紡織以外多種全新的用途,而絲膠的用途是冷門領域。

      王琳說,這是一個未知的領域,國際同行不多。歐美國家沒有蠶,只有在亞洲國家才有?!耙虼?,我們做這個研究非常孤獨,是這個領域的先驅團隊,很多未知需要進行探索,但是有意思的地方也正在這里”。

      在王琳的帶領下,團隊著手研究絲膠。曾有結論稱,絲膠具有免疫原性,會刺激人體產生免疫反應。王琳團隊通過反復實驗,首先否定了這一結論。

      通過研究,王琳發現絲膠具有良好的細胞黏附性、穩定的天然熒光特性和優越的成膠性能。這意味著,它有可能被制成能在人體內自然降解的醫用材料,為人體組織再生修復效力。

      她記得團隊經歷的一次次失敗。拿絲膠提取來說,既要保持結構完整,又要保證生物活性,不同溫度、試劑、蠶繭類型,一個條件變了,就要重新實驗上百次。

      通過幾年系統研究,王琳團隊提取出結構完整的純絲膠蛋白,在國際上首次成功研發出適用于外周神經修復的絲膠神經導管、適用于中樞神經修復的生物支架、修復心肌損傷的水凝膠及多種多功能新藥物載體。

      王琳舉例說,一些事故造成的外傷,可能導致人體失去較長的一段外周神經。為盡快修復神經、保證肢體功能正常運轉,外科醫生一般會考慮神經移植,但這樣的治療,必然會在患者身上形成多處損傷,“如果用絲膠制成‘神經導管’,好比建一個‘隧道’,可以將兩個斷點連接起來,讓神經在導管內部重新生長。當神經再生完成時,導管本身基本已被人體吸收,這一難題就可能迎刃而解”。

      因開創性地發現蠶繭的組成物絲膠可用于人體受損的神經、軟組織等多種創傷的修復治療,打開了再生醫學研究和應用的新領域,王琳34歲時就獲評第十三屆“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武漢正是風暴的中心。1月22日,還在哺乳期的王琳接到了一個火線任務——在最短時間內籌建醫院的核酸檢測實驗室。

      不是沒有過害怕,但眼看著大量病人擠在醫院門口,情況萬分危急。核酸檢測就是“金標準”,面對襁褓中的女兒,王琳毅然帶領團隊站上了抗疫一線。

      進行實驗室安全檢查、搬運儀器、安裝生物安全柜、準備防護物資、協調人員及檢測試劑、確定實驗基本流程……在王琳的帶領下,武漢協和醫院在全國醫療機構中率先開展核酸檢測工作,團隊全員上陣,“三班倒”“白加黑”“連軸轉”,與時間賽跑,在大年初一凌晨即發出了湖北省第一批核酸檢測報告。

      在與新冠肺炎疫情鏖戰的3個多月里,王琳帶領的核酸檢測團隊總檢測量超過60萬例,居湖北省第一,是全國核酸檢測開展最早、檢測最多的醫學實驗室之一。

      除核酸檢測工作外,她還帶領團隊借助科研“利器”,進一步擴大病毒檢測規模,加快檢測速度,針對普通咽拭子采樣易出現假陰性問題,團隊研發了可自發富集新冠病毒的微針采樣系統;創新構建了國際首個結合新冠影像和臨床診斷的數據庫以及研發了新冠人工智能診斷系統,成果發表于國際權威期刊《Nature Biomedical Engineering》,入選2020年“GPB中國生物信息學十大進展”。

      王琳的學生李琪琳是實驗室成立第三年進來的,而很多的設備儀器依然沒有,為了做實驗,團隊跑遍了整個武漢,“到武大、武漢理工、華農,到處去借”。在她眼中,王琳身上有股堅韌的力量,勤奮、自律。

      實驗室的設備慢慢購置齊全,王琳也從帶領兩三個人到獨當一面牽頭負責接近30人的團隊?!斑^程很痛苦,但想起來都是滿滿的記憶和成長?!彼f。

      在王琳看來,這得益于國內對年輕一代科學家的信任和鼓勵,隨著國家經濟社會蓬勃向上發展,把最有創新潛力的青年從世界各地匯集起來,給資金、政策,提供了一個特別大的舞臺和成果的超級應用市場,讓大家成就感更強,加速了成長,“當年一起回國的,都成了長江學者、學科帶頭人,都是各個領域的頂梁柱”。

      “越是中國的,越是世界的”。在年輕一代的學生眼中,正如屠呦呦發現青蒿素一般,東方文明向內的挖掘,支撐起如王琳一樣的新一代中國科學家走向世界的力量。

     

    網站編輯:張 璋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貂蝉三级93版电影
    <menu id="e0w0k"><tt id="e0w0k"></tt></menu><menu id="e0w0k"></menu><menu id="e0w0k"></menu>
  • <xmp id="e0w0k">
    <menu id="e0w0k"></menu>
    <menu id="e0w0k"></menu>
    <menu id="e0w0k"><strong id="e0w0k"></strong></menu>
    <menu id="e0w0k"><menu id="e0w0k"></menu></menu>